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杨的博客

欢迎您!!花花草草给您好心情!!

 
 
 

日志

 
 

【转载】【原创】【散文 摄影】依然是那条港河  

2015-10-12 11:57: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 摄影】依然是那条港河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国庆长假期间我和夫人再次重返宣堡。岁月的流逝并没有冲淡我和夫人对宣堡小镇的记忆。这里曾经是我们生活的土地,在宣堡中学我们执教十五、六年。然而小镇经历了沧桑巨变,面貌全新,让我们难以寻觅到昔日的旧影。特别是宣堡中学与我们当年所在时相比,完全判若两校。不但面积翻番,而且格局大变,校舍全新,设施齐全。六、七十年代学校的大门朝南,大门与围墙与港河仅一路之隔。从校门口沿河边到镇中心的大桥有300米左右,而现在校门朝西,面临大街,与大桥相距仅20来米。当年的宣堡中学可以说已片瓦无存。

故地重游,眼前却一片陌生,多少有几分惆怅与失望。幸好那条把小镇分为南北的港河还在,静静地流淌着。河上的桥还在,虽然当年木板的桥面已被钢筋水泥替代,那桥的身姿依然是我们记忆中的模样。学校围墙与港河之间的小路还在,只是小路延长了许多,路面也平整得多。金秋时节,河边坡地上成行的玉米杆壮叶绿,竹架上扁豆花开,豆荚垂挂。对岸数间农舍掩映在绿树丛中,近处河边石砌的台阶下有人在洗衣、淘白果……,眼前的情景勾起了我们沉淀在心底的乡愁。

河,还是我们记忆中的那条河。两岸葱茏、逶迤弯曲的港河流淌着我们难忘的岁月,也流淌着喜怒哀乐的人生故事。在那个交通落后闭塞的年代,这条河曾经是联系小镇与县城的航道。除了运输货物的船外,还有每天定时往来的一班“快船”。所谓“快船”,就是带篷的木船,全凭船工摇橹、撑篙、背纤。1962年暑假开学前,我就是从县城乘坐“快船”到宣中报到的。1964的早春二月,我的夫人也是乘坐“快船”来宣中任教。记得那时供销社就在学校现在的校门口位置,每年白果收购季节,运输白果的船只特别繁忙。

港河不仅带给小镇人们舟楫之便,也是地处高田地区小镇的重要水源。那时桥北有一家开水炉(老虎灶),每天雇人挑水,用明矾沉淀后烧开水出售。学校工友老王清晨的第一件事,就是挑着特制的大水壶来买开水,保证老师们上班时热水瓶满满。记得那时在桥南堍有一家公共浴室,建在河边,浴室虽然简陋陈旧,但解决了小镇居民冬季洗澡的难题。至今还记得浴池门柱上一幅对联的下句:“步出瑶池精神爽”。现在回想起来,港河才是“瑶池”之源。不过每逢浴室换水之际,也会带来河水污染的问题。冬季里有几次老王买来的开水总有一股难闻的“肚肺汤”味道,仔细一查,原来是浴室放水惹的祸。开水炉店里的挑水工图省事,没有多走几步到上游挑水。遇到这种情况,老王及伙房的工友们就得辛苦一阵,挑井水,开炉膛,重新烧开水,忙得不亦乐乎。

炎热的夏季,酷暑难当,港河无疑是男人及男孩子们的天然浴场。到河里游泳原本是寻常事,但文革期间,一年夏天港河里爆出了一件轰动全镇的新闻。为了响应毛主席老人家“到江河湖海去游泳,到大风大浪中去锻炼”的号召,一天下午,学校高中部的一群学生在体育老师带领下,组织了一场到港河里游泳的活动。起初报名参加的是清一色的男生,没想到我当班主任的那个班里,有几位来自厦门、上海及泰兴城里的回乡插队知青,生性活泼,喜欢游泳,比男生们更加积极,她们穿着花花绿绿的泳衣,让这支队伍大放异彩。事后却不得了了,整个小镇和周边闹得沸沸扬扬,说宣中的几个女生光着大腿、露着胳膊后背,在港河里洗澡云云,言下之意有伤风化。好在有老人家的最高指示,坊间的非议与责难很快就平息了。后来好长一段时间,这件事成了小镇民间少见多怪的谈笑话题。

静静流淌的港河从来波澜不惊,但是直到今天我站在河边还心有余悸,忘不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我差一点在港河里丢掉性命。临近暑假的一个星期天,天气特别燥热。午饭后几位老师与住校生在走廊里乘凉,性情豪爽、体格健壮的校长一时兴起,手一挥叫大家到校门口的河里游泳去。我有点迟疑胆怯,因为水性实在不行,在泳池里狗爬几下,或是仰游20来米还可以,但从未到河里试过。校长鼓劲说:“怕什呢?(泰兴方言,即什么),我们这么多人保护你!”于是我硬着头皮决心去试一试。学校门前的河面大约三十来米,如果在正常情况下,我是可以勉强游过去的。谁知我游到河中间发生了意外,因为穿的是松紧带田径短裤,在水里一泡,短裤竟然滑落,缠住了小腿,顿时整个人往下沉,只剩下双臂在水面乱舞。危急之中感到有人在我后背猛推了几把,短裤也已完全脱落,双腿可以打水了,很快就到了对岸。站在齐胸的水里,我抬头睁眼一看,身边围了好几个人,猛推我向前的乃校长也!虽然虚惊一场,但短裤没了,我站在水里动弹不得。幸亏三位水性较好的学生轮流扎猛子,替我把短裤捞了上来。这一次遭遇,让我与港河有了生死之交,终生难忘。

重返宣堡,流连在港河边,消逝的往事在脑海里一一浮现。港河,依然是那条河,一条我心中的河。

 

【原创】【散文 摄影】依然是那条港河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散文 摄影】依然是那条港河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散文 摄影】依然是那条港河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散文 摄影】依然是那条港河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散文 摄影】依然是那条港河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散文 摄影】依然是那条港河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散文 摄影】依然是那条港河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散文 摄影】依然是那条港河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原创】【散文 摄影】依然是那条港河 - 一剪寒梅 - 一剪寒梅: 熊梅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