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杨的博客

欢迎您!!花花草草给您好心情!!

 
 
 

日志

 
 

排骨大王的小说!  

2014-11-12 11:21:1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不看网络小说的我,无意中看到这样的章节,蛮有趣的.
一同欣赏吧!
排骨大王的小说! - 杨杨 - 杨杨的博客
 

第一华光犹冉冉-第一章 贵人-古装言情小说-17k小说网

http://mm.17k.com/chapter/1037635/18488290.html

第一章 贵人

2014-11-11 16:44:39
  “冉冉姐!冉冉姐你等等我!”身材纤弱的男童一溜烟的窜过拐角的假山,麻布衣衫的袖口被皱皱巴巴地撸起老高,露出一段细弱白皙的小臂,瞅着背影也不过才八、九岁大。男童卖力追着前方一个更小的人影,边跑边喊:“冉冉姐! 今日你可千万不能再添了乱子!”男童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红润的脸上挂满了焦急,眉头恨不得拧到一块去。眼见着眼前粉色儒裙近了,男童不禁冲着粉色小人提高了音量,“那里可去不得!”他急得一跺脚。

  前方女孩稚嫩的嗓音响起:“咦,你是在同我说话?” 粉色小裙迟疑的停下来,还未来得及站稳,便被那小男童一把拦住在身侧。

  男童撸起滑下的袖口,“我说冉冉姐,平日里我可不管这闲事,可你总也得看看日子…哎你你…”

  粉色的小女童转过身面对着男孩,她歪着两个羊角辫,红色的发绳精致地系在发髻两侧,一副又惊乍又好笑的表情,“我说你怎么追着我跑了一路,你可认错了人!”

  那男童还没缓过劲儿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女孩,白皙的脸蛋衬着亮晶晶的眼睛黑白分明,粉嫩地嘴唇带着一丝好笑。再定睛一瞧那发髻,这才晃过神来眼前的不是冉冉姐,赶忙后退一步,“对,对不起,我叫元齐,我是清承道长的小弟子,适才唐突了,还请不要见怪才好。”男童红着脸道歉,暗暗自责太大意,光瞧个背影就追过去了。

  小女童轻轻应了一声,盯着元齐上下打量了一番。

  元齐赶忙道起了这前因后果:“你瞧,前方路口那个祠堂,今日有宫里的小郡主来求签,除了师父和几位大师兄,咱们这些小弟子们可靠近不得。我误以为是我那小师姐择错了路,这才紧张了一番。”

  元齐毕竟年纪尚幼,性子又直率,一股脑便多说了几句。眼前的小丫头与自个年纪相仿,面无怒色反有几分好奇,他心中的羞愧立刻散去了许多。“看你的脚步也是去祠堂,莫不是想许愿罢,今日可不赶巧啦,你得改天来。”元齐抓起白色麻布衣衫的下摆,抹了抹额头的汗珠。

  女童拴着红绳的羊角辫随着脑袋轻轻点了下头:“元齐小师父,你是清承道人的内门弟子?”

  元齐挠挠头,脸上却藏不住的骄傲:“我是师父的关门小弟子。”

  那女孩又温婉适然地问道:“方才是我生了疑惑,道长的弟子皆为元字辈,你的小师姐何以冠以冉姓?”

  “咦你怎的对太清观如此知晓?”元齐面露惊异。

  女孩莞尔,“我正巧得以机缘经常上这道观,便道听途说了些许。只是好奇罢了,你也别多心。”元齐刚想追问,这女童好似看到了祠堂方向的什么人,便急急忙忙提起儒裙向前跑去,“叫我扇儿好啦,元齐小师父,快回罢!”清灵地声音渐渐远去,元齐只感到一阵微风拂过面颊,刚要拔腿跟着跑,却依稀望见祠堂门口立着师父挺拔的身形,藏青的长袍一尘不染。元齐吓得赶忙刹住了脚,东张西望了一下,猫着腰钻进了树后阴暗处。阳光透着缝隙洒向元齐的身后,他透着树叶隐隐看到那粉色的一道声影消失在祠堂内,不多会,立在门口的师父也捋了捋胸前的衣襟,慢步踱了进去。元齐张大了瞳孔和嘴巴,浑身的冷汗湿了衣衫,麻布粘着汗水浸在后面又痒又难受。可他却完全顾不上,心中的惊骇难以压抑……那女童竟是……

  郁郁葱葱的树木把山体连成了一片,长长短短的藤蔓蔓延在树木的枝桠上,把山里的光线裹得严严实实。山下有条不起眼的小古道,藏在那旁根错节的古木深处。顺着这凉爽的小道而上,不出半个时辰,便可看见半山腰砌着白墙黑瓦的道观。上书太清观三个大字,书法朴实不繁琐,笔锋含蓄不张狂。推开这道漆黑的黑檀木门仔细看过去,林林总总的房屋很是精致典雅,面积不大,却很是清幽,深处林间山腰,却透着悠然自得的气息。

  初秋正是最好的时节,阳光很是温暖却不惹人烦闷。 冉冉看了看窗外大好的时光,墨绿的树叶沙沙作响。她起身拿起桌上的茶壶,壶口染着戏水的双鱼游荡在荷叶间甚是逼真。纤细雪白的指尖掀开壶盖,月白的鞋面迈开小步出了门。门外几步就是日常用水的大缸,冉冉舀着半开的葫芦瓢,心思却烦闷着。这事儿可怎么跟师父开口呢。前几日可是信誓旦旦地答应了李婶,可是师父他老人家的性子又不是不知道,说一不二的事情怎能轻松被我几句话就给说动了。不经易间瓷水壶就装满了,冉冉叹口气转身回到房间。瓷白的水壶静静地立在炭火炉上,那双灵活的指尖又再次盖上壶盖。冉冉用手心试探了下火炉的热气,温度刚好,许是闻到了茶叶的香气,冉冉这会反倒也不急了,轻轻捏起指腹的茶叶,新茶入杯,热水浇淋,洗茶,烫茶,而后又把半熟的茶叶一同倒入火炉上的茶壶内,连贯的动作优雅大方。冉冉扇着扇子静坐着煮茶,心绪却又不听使唤地回到了刚才那件事上,已是答应了后日下午李婶在山下等我,而今师父还在会客。宫里的主儿一向难伺候,今晚师父定是心烦意乱,这事儿一定是急不得的,而现如今也再拖不得。咕噜咕噜茶壶的盖子随着水汽跳动起来,茶香四溢,屋里顿时充盈着沁人心脾的水汽,这茶快要煮好了,可办法却还没想到。

  正无心地翻弄着茶盖,冉冉听见院前传来急匆匆地脚步,人还未起身,房门便被吱呀一声推开,闪进一个纤弱的身影。 冉冉不由得打趣道:“这是怎么了慌成这样?你又趁师父不在偷吃肉了?”冉冉话音还未落,元齐便已冲进了屋子,抓起桌上的茶杯。

  冉冉赶忙制止,“那是昨夜剩下的茶,可都凉透了。我这新茶快要煮好了,你快别着急。”

  元齐摆了摆手,咕嘟咕嘟喝掉茶杯里隔夜的茶水,涩涩的苦味合着凉茶灌进他的口腔,灌进整整一大杯,他才软软地扶着桌角的孔雀雕刻喘上一口大气。心魂还未定下,元齐又蹬地一下站直了身躯,不安心的看看门口,把房门紧紧地关起拉了又拉,这才踉跄了几步坐回座位上。

  冉冉又道:“怕什么,待会师父问起,我便说那肉是给旺财叼去了。”

  元齐似是没听见女孩话里的奚落,急着开口辩解些什么,又抿嘴顿了顿,凑近了才小声说道:“冉冉姐,今日我可被害苦了。”

  冉冉见他一连串混乱的举止和神情,便也不再打趣,正襟坐在他身边, 细弱的手掌轻轻拍打着元齐的胳膊,感受到他手臂的紧绷逐渐舒缓下来,也略微安心。元齐的讲述前言不搭后语,从初遇那女童开始,直到眼睁睁地看见她与师父一起进入了祠堂。冉冉再怎么摸不着头脑这会也会意了过来,“你是说,你是说你遇见的那女童就是小郡主?!”

  “嘘!小点声,今日能自由出入祠堂的除了她还能有谁?现下我可是闯了大祸,冲撞了小郡主不说,语气里口口声声没有半点尊敬,该死该死!”

  不曾想平日仗着自己是关门小弟子到处耀武扬威的元齐也有这么捶胸顿足的一面,冉冉心中竟不禁感叹,又仔细追问了些细节。咕嘟咕嘟的烧水声和呼吸声在房间里缠绕。手指摩擦着茶杯光滑的边缘,有些泛白的指尖来回走动。冉冉也就着杯子喝了口苦涩的凉茶,茶水滑过口腔透进胃里,思绪倒清晰了几分。初秋的空气已经带着些雾气,中午时分一过,太阳就藏进云里,光线也不如早前亮了。就这会功夫,冉冉心里已是想了明白些,一张雪白的小脸隐隐地带着些紧张。

  冉冉嘴角定了定,镇定地问道:“元齐,你早前是把她误认成了我?“

  元齐点头,“我当时可吓得不轻呢,那身形和眉眼,就连说话和姿态也与你很是相似。”

  冉冉轻轻应了一声又问,“你再好好想想,我与那小郡主有几分相似?”元齐仔细看了看冉冉,十岁的女孩最美的样子,雪白的肌肤,小巧的鼻梁,镇定自若却偶尔流露出朝气蓬勃的眼眸。冉冉没有梳起发髻的习惯,长长的软软的乌黑长发只用一根白丝带系在身后,却也遇风不乱。元齐不禁看呆了,冉冉咳嗽了一声,他才努力回想着早上那女童的面貌,那会太慌张,不敢仔细看姑娘的脸上,不过这会试着回想,眼睛鼻子嘴巴,越想越是心惊,脸上的表情变换不定。 冉冉这会倒也不着急了,端起新泡的茶,轻轻吹了一口,递给元齐。元齐想了想,最后终有了几分把握,接过茶杯说道:“冉冉姐,你与小郡主,长得竟能有七八分相似。”

  几个时辰前,正值清晨雾气刚散开,清承道长便已在祠堂内等候。今日来求签的是韶宁郡主,她本不是帝姬,而是护国大将军夏镇之女。却奈何皇上对夏大将军极为赏识,三年前夏震领两千精兵三日内破匈奴三万大军,并斩杀一位副将,且是断了匈奴的后路,一时间安守边疆不敢造次。彼时正值夏镇女五岁之际,皇上龙颜大悦,欲赏赐夏镇千两黄金,谁料夏镇竟放言黄金本如粪土,唯愿小女得封郡主。本因是朝廷酒宴上得醉话,却不曾想第二日皇帝果真下令封夏镇独女夏宛吟为韶宁郡主,位六品,入皇家私塾与太子公主同受太傅指教。自此后,夏家可谓皇恩荣宠,朝廷地位直逼丞相。

  祠堂内烛光点点,烧的室内一片红昵,佛座金身更加光芒四射。此刻,殿内仅于二人,女童跪坐于佛前蒲垫之上,眼光清明,身姿挺立。清承道长静立在女童身侧,手持拂尘,目光恭敬地落在女童后侧,却眉头坚毅未见丝毫低卑之色,

  “韶宁郡主,您且吩咐罢。”

  “清承道人,今日我所求之事你知我知。”女童顿了顿,似是有些不放心,又开口道:“母亲倒不是不得空,亲自前来却是声势大了些,引起不必要的猜疑。不过我来也是就是同于家父家母来,我的话大约也是他们的意思。你可明白。”女童大约九岁大,但是气势却丝毫不弱,话锋也恰到好处。待听到清承道人应了过后,女童才缓缓问道,“清承道人,夏家嫡女,与我一母所出,出生之际我夏家遭歹人奸计,我娘亲命奶娘带我姐姐逃到此处就失了踪迹。道长,烦请坦诚相待,她人在不在你这观里?”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